成人猫咪网站网页版在线观看

Posted on 2021年4月21日  in 未分类

   城上城下的每个守卒,都很期待日落平原。他们期待着那群野蛮的异族能和他们一样,也需要吃饭休息。

   其实这种猜想对了一半——他们的确需要吃饭休息,但是只有攻上了外山关,他们才有的吃、有的休息。

   因为他们是吃人的。

   所以异族毫无间歇地杀上城头,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外山关守兵们的防线。

   此时天色渐晚,吴比也与飞熊营一起走下了城头休息,等待下一次组织换防。每个人都拼命往自己的嘴里塞着干粮和食水,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一顿是不是自己的最后一餐,总要先吃个够本。

   吴比一边细嚼慢咽,一边查看着系统中剩余的胜利点——还有两万七千多。

   这些都是吴比用命赚来的胜利点,而且是用了两条命赚来的,所以自然要买更多命,赚更多的胜利点——没有胆量,哪有产量?

   吴比点击兑换,生命果一颗接着一颗落入了口袋,但是在兑换完第四颗的时候,吴比突然傻眼了。

   不胜寒的系统栏上,生命果的条目突然暗掉,兑换说明上出现了两个大字:“告罄。”

   啥?限量的?

   ……

   限量你不早说!?

   海滩上的白嫩如玉清纯少女白裙飘飘唯美动人

   吴比有一点懵,聚精会神地看那条目,终于在靠后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找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进度条。

   意思是这个进度条满了之后,才能再次购买生命果?也就是说此前自己像发白菜一样发出去的生命果,其实是这个系统常年没有人使用,所积攒下来的?

   那是需要多久才有一颗?几天?几年?几百年?怪不得之前自己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,果然没有用不完的好运气。

   死死盯着那个进度条,吴比想要知道大概多久才能加满,结果越看越失望——那进度条半天动也不动,还是空空如也的样子,像是一瓶被喝得精光的牛奶,老母牛的恩泽却迟迟不肯落下。

   吴比放弃了为进度条加油的举动,而是把大牛叫到身边,语重心长地说:“大牛,我告诉你,那个疗伤的果子已经没得摘了,现在只有四颗了。”

   “这四颗,只是给你我二人吃的。”吴比盯着大牛的眼睛,确保他听懂了自己的话,“除了你我二人,谁都不可以。”

   “你若是还想活着回家见王氏,见小阿牛,就给我点头,明白了吗?”吴比认真。

   大牛欲言又止,看见吴比的眼神,知道他没有骗自己,纠结了片刻,才无奈点头。

   “明白了就好。”吴比拍了拍大牛的肩膀,“这是打仗,不是菩萨的游戏。”

   说完,吴比又愣在原地,痴痴地看着生命果的进度条了。

   “嘿嘿,睡不着吧?”二狗也与大牛和吴比一起,加入了飞熊营,当然还有铁蛋等几个同乡。此时二狗作为老卒,见吴比睁着眼睛睡不着,忍不住调侃道。

   这也是边境老卒最喜欢的环节——调戏新兵。

   早年,二狗他们在关外带着新兵巡境,经常露宿野外。听着狼嚎阵阵,那些新卒们就忐忑睡不着,老卒们当然毫不怜惜地调戏之,也以此奠定地位。

   如今异族犯关,他们老卒自然适应得更快一些,在这鬼哭狼嚎、杀声震震的夜晚,二狗他们只要想睡,随时都可以入眠。

   “要么你……守个夜?顺便帮我按按脚?”二狗笑呵呵,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   “呵呵,放心,我睡得着。”吴比的眼睛瞪得像铜铃。

   “诶哟,那比比?比比谁先睡着?”二狗不信吴比的心理素质能和他们这种老卒相比。

   “比就比。”吴比一声应下,系统提示比试成立。

   二狗也不多说,躺下便睡,开始调整最易入睡的姿势。而吴比不慌不忙地走到大牛跟前,又引得大牛瞩目。

   “大牛,打晕我,让我多睡会。”吴比指了指自己的脖子,“就这儿,敲一下就行,别太狠。”

   二狗一听,吓得坐起了身,看看吴比想要怎么挨打。而吴比也不在乎,表情严肃地请求大牛——妈的,谁敢比我惨?

   生命果售罄,谁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继续兑换?现在怀里揣着的只有可怜的区区四颗,整个审核还有五天多的时间,四条命怎么够用?

   吴比一边想赢二狗,一边想的则是趁这机会睡一睡,告别烦恼,整理心情。

   一旁的大牛见到吴比认真的表情,知道拗不过他,便照着他说的一掌落下,让吴比陷入了眩晕。

   “胜利点+99。”可惜吴比没看到。

   “狠,是个狠娃娃,我服了。”二狗比了个大拇指,再窝回去睡了。

   于是其他的老卒们也纷纷入眠,只有武保国、大牛和李剑不睡——武保国是有话要问大牛,想等夜深人静;李剑就没这么多心思了,他是纯粹想睡但不知在哪里睡。

   遍地都是泥泞与血污,要么也学吴比那样,让武保国把自己敲晕?

   李剑想了想,还是决定算了,怪疼的。

   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角落,李剑打开玄武甲,漂浮于地面躺了下去,辗转反侧。只是一旁的老卒们都鼾声如雷,也没人有心思去管这个只知道抱头鼠窜的胆小鬼。

   武保国见飞熊营的卒子们大多都睡了,这才凑到大牛跟前,小声问道:“大牛,你跟吴比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 “你想问什么?”大牛不太会说话,一向直来直往——他知道武保国等了这么久,肯定不是为了闲话家常。

   “我看他与那李剑都不是寻常之人,不然怎么异族一出现,他们就来了,还互相认识彼此?”武保国挠挠头,“当初我认识李剑的时候,正是异族刚刚南下,我的兄弟被围,身边就是这个李剑。”

   “他帮我兄弟挡了一刀,还说要帮我建功立业,我这才一路带着他来到这里。”武保国开始倾诉起来,“不知道你看没看见,这李剑虽然胆小如鼠,但是一身筋骨却刀枪不入,异族的刀枪爪牙打在他身上,都被卸开……”

   “我武保国练武几十载,也没见过此等横练功夫。再加上你认识的那个吴比,似乎也有神异之处。我路过他身边便感觉到了,好像魂魄都被他震了一下,瞬间皮也硬了,气也长了……你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大牛见武保国发现了吴比的神奇,便也不做隐瞒: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他俩是什么来头,吴比和我说过,他是个方士。虽然我不信,但是既然他们是来帮我们打异族的,那我也无话可说,可能……是神仙吧……”

   “神仙?你可不要唬我,你看那李剑,哪像个神仙?”武保国指了指辗转反侧的李剑,突然咳嗽了一声。

   其他人都酣然而睡,只有李剑被吓得腾地从地上跳起来,牢牢抱紧怀里的长矛——打异族的时候都没见过他如此敏捷。

   武保国与大牛拍掌而笑,在这惨烈城内,难得地有了点消遣。